Friday, December 18, 2009

香港政局 - 五区总辞行公投的争执

香港曾荫权政府推出一个不伦不类的政改方案,导致泛民主派反对声四起,直指这是民主倒退的方案。

其实香港相较新加坡的政治体制来说是比较先进民主的。虽然它也有集选区,但是它在这一些集选区实行的是比例制。这种制度运用在集选区里就会显得比较公平,每个不同层面的声音可以从中得到充分的代表而呈现于议会里(立法会)。

可是美中不足的是,这一些民众普选出来的议员也只占了香港立法会的一半。另外一半是由相对少数的利益团体或集团投选出来的议员,称功能组议员。香港泛民主派的政治团体就是在争取把这一些功能组别投选出来的议席废除掉,而使全部的议席都由全港人一人一票普选出来。

另外,香港特首也不是由所有港人一人一票普选出来的,而是由800民多数由亲中共体系内的人投选出来的。这次政改把有投票权的人提升到1200人,但这也不是普选的体现。香港泛民主派也正在积极争取特首由普选选出来。

在中国与英国一起起草的香港基本法(等于一个政治体的宪法)中明确的承诺香港最终在1997年回归中国十年后必行双普选。但是中国方面一直拖延这条文的实现。最终由中国人大释法,定于2017实行特首普选,2020年实行议会全面普选。

可是令人纳闷的是,曾荫权政府竟然提出同时增加功能组别议席和普选议席。内藏玄机的是,官方提出这多出的5席功能组别是由地区区议员(注:香港实行的是双议会制,一个是区议会,是代表社区为区内向政府提出有关区内的问题和建议,另一个就是立法议员,代表港人提出和实行立法权力)中遴选出来的。官方认为这样的功能组议员就比较有群众代表性。但是,这也就是泛民主派的忧虑!中国方面会不会以此歪曲了“普选”的定义,从而使用这借口声称区议员也是“普选”出来的,而名正言顺的从每一批区议员中挑选亲中立场的区议员让他们成为立法会里的议员,最终保留“功能组别”而使中方永远保留全面控制立法会的权力。这是变相的干预港人治港的制度,违反原有基本法的原始精神!

港府当局要是有心逐渐实现真正的双普选的话,理应逐步减少违反普选理念的功能组议席才对!事实上,它目前的这个整改方案为以后保留功能组议席的“普选方案”留下了伏笔。

政治是充满幻术甚至骗术的。但是同样相似的伎俩运用在不同的体制里是会有不同的结果。在一个充满言论自由,报章、电视、广播媒体百家争鸣的香港,这种政治幻术是根本无法扎根。反观在新加坡,从“民选总统”至“集选区”的政改,甚至于公然以政府资源投入地区建设作为选举收买选民的伎俩,这种种的政治幻术全都在执政党牢控的媒体护航下混过去。

香港的可爱之处就是它的文化思维和民主认知。就连它的中学生都在质问这政改的方向是否恰当!香港学校的“通识”(普通常识)课程是由小学一年级开始实行。而这课程不时都灌输着香港社会的民主、人权等的核心价值观。假以时日,香港人的核心价值的认同将是它最主要的政治与经济财产。

就如这政改的议题,现在基本上已经达到普遍的认知,那就是这政改不符合逐渐走向全面双普选的方针。但是泛民主派还是没有达成如何应对香港政府提出的政改方案的策略。除了要求香港政府提出具体的普选路线图外,泛民主各政党对于以怎么样的形式去抗争和争取普选出现了极大的意见分歧。新加坡人也许会对这种情况感到奇怪,但是在一个真正的多党制的政治体系里,这种意见分歧是非常普遍和正常的。

香港泛民主派政党基本上有三大党。比较主流的政党有民主党和公民党。比较激进的是自称“真正的左派”的社会民主连线(简称社民连)。社民连提出了有别於传统的示威游行抗议的新抗争战略。他们提议五个集选区里的一些泛民主派议员提出辞呈,致使广泛补选的产生而间接形成对政治改革议题的“变相公投”。这建议当然存在着巨大政治风险但是如果泛民主派候选人如果能全胜,这将释放巨大的政治能量从而对曾荫权政府形成压力。这“变相公投”也能间接的提醒中共当局香港人对一人一票普选的坚持是没有妥协的余地的。假使以后中共要以区议会议员包装成“普选出的功能组立法会议员”,想以此浑水摸鱼的实行假普选,香港人必定抗争到底。至少,这“变相公投”将是非常有说服力的预警。

一向跟社民连关系不太好的公民党对这建议非常感兴趣,并且已经决定参与五区请辞变相公投的计划。然而民主党却坚持反对此行动。民主党内部两位元老级人物李柱铭和司徒华意见相左,甚至掀起骂战。

司徒华的论点有二,一是五区总辞是“极端行动”,而且是“激进派”社民连提出来的,不可以“随之起舞”。第二点是如果变相公投失败,赢不回来那一些辞去的议席,那么就没法阻止这政改法案通过(这法案需要三分之二的立法会议员的同意才能通过)。与此同时,也间接说明泛民的立场没有得到广大香港人的认同,争取双普选便失去政治正确性了。他坚持以街头游行来抗争但同时保住立法会的否决权。

以一个新加坡人的角度来看,这是有一点不可思议的。我不能理解为什么司徒华会认为以体制内请辞而致使变相补选,以一人一票的形式对一个政府的政策提出合法理抗议与杯葛还会比街头游行抗议还“极端”!?这真是令人费解。司徒华本身不是一个畏惧强权的人。最近他还因行使“极端”的“公民抗命”,参加非法电台广播而遭到香港政府提控而被判罚款。他也已声明绝不付罚款,继续以“公民抗命”形式抗争到底。一个合法的变相公投诉求怎么会比一个非法的“公民抗命”还极端呢?

其实说穿了,民主党还是为了本身的私利为出发点来考量整件事情。他们是担心本身的席位会受影响而不敢面对民主挑战。从民主党不会以党的名义去支持友党,帮社民连和公民党辅选的决定来看,民主党真是被自身的利益冲昏了头。民主党应该对广大香港民众有更大的信心才对。

就算民主党不参加这五区总辞行动而社民连和公民党依旧执行这计划。如果他们因得不到民主党的全面支持而在补选中失去议席的话,泛民派也未必拥有足够的票来否决这政改议案。退一步来说,如果变相公投真的失败的话,泛民派也必须认真思考这失败所带来的重要民意启示而为他们的政治立场做出适当的调整,勇敢面对民众的调教。这才是尊重民主的行为,而不是一味躲避真正民意的回馈和考验。

五区总辞行公投这一步险棋其实有它非常可取之出。毕竟香港政府不像新加坡行动党政府一样”怕输怕死“,在议员辞职或去世后不举行补选。香港当局已经承诺如果议员辞职,一定举行补选。街头游行抗议毕竟有其局限。就算有50万人上街,但相对于700万人口,那是一成都不到。一个正式的公投策略能完完整整的把民意表现出来,让民主派得到更大的政治授权去给香港政府和中共施压。这一步棋依旧是在体制内抗争的,并不是体制外的极端行为。

当一政党把自身党的利益放在社会群体的利益之上时,民主的警钟就必须响起。这也就是为什么我要参与新加坡的在野党政治。因为我看到执政的人民行动党很多时候已把它党的利益放在国家利益之上了。从这事件看来,香港民主党也逐渐踏上这政治的不归路了。这是令我非常失望的。

香港民主党不参与五区总辞已成定局。如果以政党利益的角度来看,要是社民连和公民党成功从这变相公投中得到全胜,民主党的老大地位必定受到动摇。这对它在2012年的选举将非常不利,因为那两个小党已经能独自争取到香港支持民主的选民的支持,也可能因此使原本只支持民主党的选民在往后的选举中转而支持社民连或公民党。我估计,公民党将是最大赢家,它必定能瓜分到民主党所流逝的最多选票。

倘若变相公投失败,民主党也不会得到好处。民主派中间选民可能会因此迁怒于民主党而往后不再支持它。

民主党这一决定是一开始就注定是双输的。也许它是希望以此决定逼使公民党放弃这五区总辞行变相公投的路线,但事实证明它已经判断错误。很讽刺的是,看来现在民主党也只能希望变相公投会失败,以求个两败俱伤的结局了。

吴明盛

1 comment:

田园树 said...

您好!与中国相比,新加坡也是一个一党制国家,新加坡的联合早报,也是少有能在中国发行的报纸。该报的内容几乎和新华社的内容一致,明显是给共产党擦鞋,您认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