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August 09, 2014

悼一代政枭 -- 吴成顺



“棺材是装死人的,不是装老人的” 这是成顺经常挂在口边的口头禅。今天,这也印证了他这句话,他始终不能喝他那已准备已久的香槟,而先走一步了。

对于许多政治圈外的人,甚至是政圈内的人,也不一定认识吴成顺这个人。他对新加坡的民主政治的贡献,却是不可忽视的。在工人党里,他不只是党内五位被封为永久名誉党员之一的重量级党员,他也是工人党内党员之中极少数最有政治智慧和理念的政治人物。他也是工人党内极少有ISD“勋章”的资深党员。

我曾经说过刘程强先生是我的政治启蒙老师,但我没说的是,吴成顺先生却是我的政治导师与知己 。在这孤独的政治道路上能有个良师益友,是非常难得的。

讲起吴成顺的政治历程,就必须从陈华彪事件讲起。成顺出生贫寒,但天资聪慧的他也努力的尝试半工半读的考取好文凭。就在那七十年代的学生社运大时代中,机缘巧合的认识了陈华彪和其他学生领袖。

在陈华彪被彭由国诬赖骚动时,成顺是陈华彪最主要的证人。事发时,成顺就跟陈华彪在事发地点附近喝咖啡。为了正义,成顺与无理,无赖的强权对抗到底。在法庭上,就算是敌对方摆出强势的阵营,也无所恐惧。法庭上的唇枪舌战,更成为新加坡历史上罕见的精彩。那时的南洋商报更是重点报导。那时的主控官更是被成顺辩得哑口无言,气得当场飙起领带赌气!成顺对陈华彪是赞叹不已的,他也坦诚他从华彪身上学了不少东西。对华彪的机智和才华,成顺认为李光耀必定会顾忌而除之后患。这也是为什么那时他们都认为陈华彪如果不跑路,必死无疑。

当陈华彪被冤枉判罪入狱一年,成顺便在法庭门外对记者说,“我恐怕今天回不了家了”。他已经做好被李光耀政权的内安局ISD抓进牢里!就如他所料,内安居人员真的就在法庭建筑物外恭候他多时了!他被内安局ISD在没有审讯下,关了四个多月。当狱中的人员对他施与冰水浴时,他就把热咖啡丢向他们,甚至要出手还击。当他们向他逼供,说他是“共产党员”,他就说他是天下第一大党的成员,“饭碗党”。他那不屈不挠的精神,至今依旧,只叹人不在。但是毕竟是被强权无理的扣留住,狱中被他们折磨,这耻辱是他毕生难忘的。就因为这样,他和李光耀政权结下了深仇大恨。他甚至把他所养的狗叫作李光耀的洋名“HARRY”来泄愤。李光耀就成了他口中的“老狐狸”。

原本李氏政权想在陈华彪出狱后就马上把他押到军营里去受军训。在当时的学生会强烈抗议下,也只好给他出狱后一天的时间回家探望家人。当时李氏政权出动了内安部ISD人员到处跟踪陈华彪,幸好有成顺这班朋友帮他出了“金蝉脱壳” 之计,才能逃脱爪牙的跟踪,辗转逃离了新加坡。成顺因此成了幕后的无名军师。

成顺因学生运动而失去了读书升学的机会。我相信如果他能有读书的机会,他的成就必定不小。虽然缺乏这样的机会,但他还是靠着自己的本事,在印尼的木板场当过顾问,在高级餐厅也当过顾问等等。

政治上,他背后的贡献也不可忽视。虽然他只当过一次工人党的候选人,但是那次一战竟然使人民行动党出动了几乎所有重量级人物到蔡厝港单选区去为他们的候选人站台!这些重量级人物包括李光耀夫妇,王鼎昌,现任总统陈庆炎博士等等。然而他依旧能在那次1988年的选举中拿到40.7%的得票率。李光耀对吴成顺的参选如此“大阵营”和紧张对待是因为他们知道如果让成顺胜选入国会,他们所要面对的将是比惹耶更棘手的对手了!

成顺退居幕后后,还是起着举足轻重的影响力。他帮助刘程强先生巩固了后港区的基层运作,在不同场合和活动中也出钱出力。在工人党决定让刘程强接棒惹耶秘书长之位的过程中,也扮演了决定性的角色,是使工人党走出新局面的最大功臣。他在工人党党中央当过重要的财政职位,也在2001年大选中,成为傅日源博士的竞选代理人。在这次竞选中,状况连连,成顺更是与警察们斗智斗胆!在面对警察的种种刁难时,成顺往往都是胸有成竹,各种证据都是收集齐备,准备与警方对着干!每一次警方要刁难时,他都以他那若无其事的阴笑面对,使得警察不知如何是好!据说当时宏茂桥警署的高官们都对他敬而远之,毕生难忘!他们都给成顺取了一个外号,“工人党的魔鬼”!

以往成顺还会自费在几乎每个星期天准备好午餐,以好慰劳在早上到全岛各处去卖党报活动的工人党党员。饭后,大家就一起算好那一天卖报所得,也以此为党员联谊,聊天。有一次, 市重建局竟然找他麻烦,说他违反了私人住宅条例,在他的私人房子里“进行政治活动”而要他到市重建局解释!成顺也就如他一惯的作风,不慌不忙,也不动气的到市重建局,只抛下了冷冷的一句,“如果你们觉得我错了,请到法庭去告我吧!”,然后依旧给了他那见之丧胆的阴笑,走了。市重建局竟然被他吓得不知所措!其实以成顺的性格,他肯定是有备而来的。他早已经收集了报章的报导,行动党的大老们曾经自己自爆说,他们是在其中一位元老家里开完政治会议,而做出了某个重要政治决定的。所以如果成顺在他家里慰劳党员算是政治活动,那么在行动党党员家里开政治会议,做出政治决定,也必定是违法了!幸好市重建局那时没有对成顺采取任何行动,要不然行动党的元老级人物可要糗大了!

成顺在工人党有足够新血做世代替换时,就主动的要求从中委选举中退下来。但这不表示他不再在乎工人党的发展。直到他去世之前,他还是为工人党的发展担忧。

在众多的反对党人当中,吴成顺可说是稀有品种。他的人面广,人际关系网络特别大,而且是工人党中最有谋略的老党员之一。他能以相对论和逻辑法,轻易的识破政治真相,对错综复杂的事情都能轻易的解开谜团。但是唯一遗憾的是,他大志未了,便先行一步了。

虽然我从成顺身上学了许多政治和处世待人上的道理,但是我也只能自称为学生而非“徒弟”,因为我没有真正拜过师。他对我这人人喊杀喊打的“工人党叛徒”的“学生”却有独到的看法。面对着众多工人党员对我的敌意,他还是依旧以知己相交,对我的信任,更是令我感动。有些机密的情报,连工人党的同志他都忌讳分享,而他却跟我分享了。我们彼此的信任,就建立于我们都认清了彼此是同路人,我们都有共同的目标,共同的理念。他也谅解我在针对工人党时,是对事不对人,而是在促进民主发展的大前提下所做的批评。他唯一埋怨的是,我这么一搞,使到他周围的同志都对我不满,让他难做人。然而他在生前还是希望我,鼓励我回到工人党去,甚至要帮我,把我弄回去工人党。但是我还是婉转的冷对待了。在我心里,我只能对他的好意感激不尽。但我没跟他说的是,工人党没有我,不会死,我回工人党,我必死无疑!

人生知己几何?政治上的知己更是少之又少!成顺是我孤独政治旅程中,唯一能肝胆相照,畅所欲言,互相尊重,互相照应的知己。他常笑言,他已经是政枭了,我只是政狐罢了!这是因为他经常老谋深算,料事如神,要做的事,总能做到。遗憾的是,人算总不如天算,他还是在他人生的最后一役中,栽了跟斗,遗志未了,惋惜不已哀。而我这政治道路会是更加孤独了。

吴成顺的逝世必定是反对党政治的一大损失。对工人党来说,在这民主政治建设的关键时刻来说,更是重大的损失。而对我来说,更是情何以堪啊!

此时此刻,也只希望成顺老师,一路走好。你这一生中,也只有那么少许的遗憾,没什么大不了的。我这小小悼文,也只能把你一生的精彩,略作记录,为历史做个交代,也为您政治生涯做个总结,以祭您在天之灵。我由衷的希望我们来世再见,再续我们的师徒缘。安息吧。


吴明盛

后记:
有些人对于我用“枭”这字来形容吴成顺是不敬和不恰当的。我倒是不以为然。

第一,成顺本人选择用政枭形容自己,我也了解为何,也尊重他的意愿。
第二,成顺自喻为枭,自有他的理由。你以为你要成为枭,就能成吗?

没有两把刷子的人,是不能成枭的,也许只能成狗熊还差不多!

真正认识成顺的人,都会知道他以枭自居,以枭为傲。我都说了,成顺虽然饱读中国历史,但是他是截然不同的华校生,看事物是坦荡荡的,绝不迂腐于儒学封建论述,更不会理会别人迂腐的思维。

第三,枭雄,对成顺来说,就是对他最恰当和最贴切的形容。他的确可以变得满身杀气来对付敌方。对他来说,对付像李光耀这样的枭雄,就必须自个先成为枭雄!

这就是成顺的傲气所在,对于只是纠缠于文字意义的书生来说,这是他们无法了解的。

第四,所以俗话说得好,秀才造反,十年不成!只有枭级人物,才有那个能耐可以造反成功的。

第五,以下是权威字典对“枭”的定义,其一为智勇杰出的人物


第五,世俗的人往往被误导,以为儒家的那一套才是正统,叛离造反在儒学里是离经叛道的,所以对曹操这类枭雄定了贬义之型。儒学只被君王用于架奴人性,制约叛变造反之心,所以才出了君君臣臣父父子子之说。秀才为何造反不成,就是因为受这种思想困锁住了。

14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你到底知不知道什么是“枭”?

枭,本义,指一种恶鸟,捕捉后悬头树上以示众。(枭,不孝鸟也。日至捕枭磔之,从枭头在木上 《说文》 )

枭,相传为食母恶鸟,比喻凶恶忘恩的人

枭,旧时指私贩食盐的人,如:盐枭

枭雄,强横而野心勃勃的人也!

枭,向来是用来指敌人,比如,曹操的对手,把曹操称为枭雄。哪有人用“枭”来比喻恩师的?这还是头一遭!简直就是笑话!

你的中文,实在糟透了(与新加坡的真正华校生相比),偏你马不知脸长(因你周遭的人,中文比你差),老是爱高攀,自称什么华校生 - please lah, 我拜托你,你这种仅仅语文一科用中文教学,其他七八科都用英文授课的,不是华校生。

刘程强,邓亮洪,叶庆和,之类的真正华校毕业生,倘若看到你这篇废物的标题,恐怕都懒得继续读下去了!*face palm*

Admin said...

这就是成顺与你不同的地方。他敢胆自认枭雄,也不会理会世人迂腐的看法。枭,对他来说,是形容他最恰当不过的。我也说了,这是他自喻为枭,我只尊敬他自述的选择。

是世人把枭雄当贬义,他却不以为然,也不以为意。曹操被视为枭雄,但是曹操的确有他的能力,要不然没有他打下晋国的基础,怎么会取得最后胜利呢?

这是百度对枭雄的解释:

枭雄:骁悍雄杰之人,犹言雄长,魁首,多指强横而有野心之人

吴明盛

Anonymous said...

耐着性子,读完你这篇中文十分别扭的文章,才知道原来是死者生前自喻为政枭。

自喻乃自嘲,就好像什么“寒舍”啦,“粗茶淡饭”啦, “不承敬意”啦之类的。这些谦辞是自己用来说其本人的!哪有人用对方的谦辞来回敬对方的?

就如我请你吴明盛吃饭,我就说:“欢迎你来寒舍,一些初茶淡饭,不承敬意"。你应该回敬我:“来到贵府,吃了这么多山珍海味,深感荣幸”。莫非你会说:“来到你的寒舍,吃了你这一丁点儿的粗茶淡饭。。”

哦,对了,“夫妇”就是英文的“man and woman " (夫 = man. 妇 = woman)。那也是谦辞。所以只可以是”我们夫妇俩。。。" ("We two, man and woman,...")。你叫别人,应该称“你们伉俪。。。”("You two, husband and wife / Mr. and Mrs....")。所以,你称李老头和他的老女人为“夫妇”,那是天衣无缝。但如果是你恩师之类的,please lah, tolong tolong, 不要献丑,称对方为夫妇!

Anonymous said...

你知道什么是“强横”吗?强横,就是霸道也,barbaric!

“他敢胆自认枭雄”,是自嘲。
你在悼文中称恩师为枭雄,说他强横,barbaric,乃不敬。
所以,是你迂腐,不懂得变通 - 如何从自称“变通”成他称。

Anonymous said...

什么叫“尊敬他自述的选择”?

你结婚时,“自述”: “我夫妇俩吴XX。。敬备薄酌。。。恭候大驾光临。。寒舍”("We, man and woman, Goh XX.. prepared some simple food and drinks... respectfully requests your presence...at our humble abode").

请问我是否应该“尊敬你自述的选择”,RSVP: "谢谢你夫妇俩敬备了薄酌,恭候我大驾光临。。我会到你寒舍的" ("Thank you, you two man and woman, to have prepared some simple food and drink, and to respectfully request my presence, I am glad to come to your humble abode")

简直强词夺理。

让我来教你,应该是这样RSVP的:“多谢你吴伉俪,准备了这么多山珍海味。。。不承敬意。。届时,会到贵府打扰”("Thank you, Mr. and Mrs Goh... such a sumptous meal... beyond me... will arrive at your house..hope it won't interrupt you too much...")

明白吗!
看来你吴明盛强词夺理的性格,真是臭名远昭,way beyond the various online forums...

Admin said...

你以为你要成为枭,就能成吗?

没有两把刷子的人,是不能成枭的,也许只能成狗熊还差不多!

真正认识成顺的人,都会知道他以枭自居,以枭为傲。我都说了,成顺虽然饱读中国历史,但是他是截然不同的华校生,看事物是坦荡荡的,绝不迂腐于儒学封建论述,更不会理会别人迂腐的思维。

枭雄,对他来说,就是对他最恰当和最贴切的形容。他的确可以变得满身杀气来对付敌方。对他来说,对付像李光耀这样的枭雄,就必须自个先成为枭雄!

这就是成顺的傲气所在,对于只是纠缠于文字意义的书生来说,这是他们无法了解的。

所以俗话说得好,秀才造反,十年不成!只有枭级人物,才有那个能耐可以造反成功的。

吴明盛

Anonymous said...

The pen is mightier than the sword. 你没听过?所以,无论秦始皇,毛泽东,或老不死,都最怕读书人,或焚书坑儒,或逼他们下乡学习,或禁止他们上大学。只有你这种空有匹夫之勇的“枭雄”,才会逞英雄耍嘴皮,所以,不就像那个项羽,壮志未酬身先死咯` - 先生,你的政治生涯已经死了。。被你那爱逞英雄的大嘴巴弄死了。

哪里有造反成功?你别“自慰”了。那个老不死,还刚出席NDP呢。倒是他的政敌,如你刚悼念的这位,一个个先他而去。不过,这样也好,就让他活生生地亲眼看他一手栽培的阿斗,如何把他辛苦建立的政党败坏掉!不过,这过程可没你吴明盛的功劳:your political career is long over - destroyed by your big mouth!

Anonymous said...

什么“迂腐于儒学封建论述”,什么“别人迂腐的思维”,什么“纠缠于文字意义的书生”?Alamak, 吴明盛,你别转移视线了。这是关于普通礼貌,基本礼仪,悼念好友的起码常识。

你强词夺理,不可理喻的臭名,又不是始于今日。你就是这样,慢慢地在网上,把自己的政治资本,一点一滴地消耗掉。如今,已经玩完了!你在网上,或骂人,或胡言的种种把柄,统统给人家掌握在手中,根本无法翻身了。

反观其他的WP或PAP党员,他们也一样在网上废话连篇,可是他们不用真名,不授人于话柄,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在2016 (其实应该是2015) 还能有所作为。也不是没人劝过你,偏你朽木不可雕,烂泥扶不上壁。唉,可惜,可惜。你如果有学到你那启蒙老师,刘师傅卧薪尝胆,圆滑溜溜的一半,也不用落到今天这步田地了。哈

Admin said...

跟秀才讲造反,真是没药救啊!

是枭雄的,可以是读书人,也可以是市井混混,但是读书人就未必是能造反成功的枭雄啦!枭雄是见识广,视野不同,不拘于这样迂腐小结,不拘束于庸才论述,才能成大事。

秦皇焚书坑儒,不是怕读书人造反,而是要统一思想啦!秦皇觉得儒家迂腐又“毒害”太深,与他信服的法家相对格格不入,所以才会决定焚书坑儒啦!

你这读书人,只会读死书,不会自我思考,还来此班门弄斧?唉哟我的妈呀!

吴明盛

Admin said...

你这读书人怎么有这样的想法?

只有脑子没什么东西的人才会东躲西躲,连名字都不敢说出来的啦!尤其是政治人物,尤其是想将来要挑大梁的人,怎么这样扭扭捏捏的?笑死人啦!

说起工人党和行动党“这么精明”,我看你真是看走眼了。就是没有这样的磨炼才会造就了这两党在国会里的表现才乏善足陈啦!不是讲些鸡毛蒜皮的事,就是讲没两句就被人驳回得无话可说!这样就叫什么“世界级国会”?不提着还好,一提就贻笑大方了!

吴明盛

Anonymous said...

为何删了我的留言,使得你那11:04pm的答复,好像在自说自话?

胜者为王;成王了,想要如何放肆就如何放肆,百无禁忌。如今,还没成大事,自然必须扭扭捏捏,说话谨慎,有所顾忌。你不知如何卧薪尝胆,不知自身处境,只会一味地斗勇,所以把政治资本给耗尽,没政治前途了。这才叫笑死人,贻笑大方!

Anonymous said...

讲些鸡毛蒜皮的事,令对方不觉得受威胁,好得很!
被对方驳了,不要纠缠不清,令对方觉得自己没什么作为,更好!
否则,如JBJ那样,被对方从国会里硬生生踢出来,就不好了。
现在,先忍辱负重,待得羽毛丰满,时机到了,才来言之有物,重拳出击,就太好了。
这些,都是中国几千年来政治斗争的高深道理。你这个“华校生”不知道?所以,有些人可以成为刘邦,有些人,像你这样,就只能做楚霸王咯。哈!

Admin said...

我没删掉你的留言,我也觉得奇怪,可能是blogger出了问题。

以下应该是系统遗漏掉的留言:

本人是不是只会读死书,是不是不会自我思考,是不是在班门弄斧,都无关痛痒。因为,本人只是个anonymous的路人甲。没人可以授我于话柄。

你吴明盛却不一样。你有没有歪解秦始皇的历史,有没有与我不可理喻地纠缠不清,有没有连基本悼文都不会写,关乎你的政治生涯 - your political image。所以,你这个硬要以真名实姓在网上逞那匹夫之勇的“枭雄”,已经没有政治筹码了。You are kaput!

所以,我都说了,你空有一个好师傅,却偏偏空入宝山,没学到他那滑溜溜的政治手段。你看看他,城府有多深,有多圆滑,他如何在国会里,气到他的政敌要他公开底牌,不准模凌两可。

你呀,唉,所有底牌,自己上网公开出来。You are like an open book!劝你多去读三国。中国几千年历史,造反事迹一大把,都是学问。什么样的人,嘴巴大大当“枭雄”,造反不成;什么样的人,忍辱负重,不逞英雄,最后终成大业。这都有记载。你多做几年书生,做个秀才,就可以当刘邦,而不必当项羽。不过,照我看,为时已晚了。哈!

Admin said...

看历史,做参考就好了,千万别什么都乱照搬,不然就变得食古不化了!

现在的科技网络世界里,政治人物是没法逃避选民的,不像古代君王可以躲在王宫里过日子,可以完全不用面对民众。

所以我说,如果我回工人党,我必死无疑,不是活活被你们这些人气死,就是被困死在里头!

好了,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你们就等着瞧吧。是非对错,总有一天会有个答案的。

吴明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