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August 24, 2008

忆父亲

父亲,

天堂的日子还好过吗?我想您应该过得很不错,因为您这一年来都没有对我们要求过什么。

我们都还过得去,只不过母亲偶尔也会思念您而不禁独自流泪。但是您也不用挂心,我们都把母亲照顾得很好。

想起去年的今天,我们八个兄弟姐妹面对您突然的逝世时的错愕,我也不尽悲从心涌。虽然您没有留下任何遗言,但我打从心里知道,您最牵挂的是母亲,一个与您同甘共苦六十载的老伴。虽然姐姐和哥哥们起初都有点担心母亲留守在您临别的病床会受不了您的最后挥别,我还是忍着悲痛坚持母亲一定要留下看您最后一面。我不想你们彼此在阴阳相隔的那一刹那,留下任何终身的遗憾。母亲也必须彻底的亲眼目睹您的离去,才能在往后接受这个事实,放下您的离去。

在您的丧礼,我代表全家上下为您念吊文,我相信您也一定听到了。我之所以这样肯定您一定去了天堂,理由的确很简单:在您的一生中,以您最平凡的方法,刻苦耐劳,任劳任怨的工作,省吃俭用的生活,养育了我们八个兄弟姐妹。虽然没有所谓的丰功伟绩,但也没偷没抢没诈。一生人中就算是别人欺瞒了您,您也能放得下。就算是别人犯了错误,用车撞到您的车时,您也能以微笑的原谅对之。您给于我们八兄弟姐妹的养育之恩,已经足够让您到天堂了。其实要到天堂并不是一件那么难的事,您说是吗?

您走了以后,店里还不时有老顾客问起您。他们怀念的是您那和蔼可亲的笑容,当他们知道您的离去时,都觉得非常惋惜。我这时才从他们身上了解,原来您人缘是多么的好! 豁然回首,您已经在我背后默默地支持我创业十多年了,也默默的支持我参与对抗霸权政府好几年。

其实不说您也许不知,您一直以来,都是我政治教育的引导者!虽然您从不愿提起以前参与统一阵线的政治活动的详情,但您在我很小的时候便引导我每日读报纸,关心时事,不时为各种政策给于评论。这一切都深深地影响了我对社会、政治、教育问题、经济和铁腕政权的关注。我的成长,有您的脚印。我的政治认知,有您的思维。您对社会正义、道义的坚持,对政治迫害的愤慨,对华校、华文教育和南洋大学的遭遇的惋惜,对民主政治的执著等等,都深深影响了我,塑造了我的政治道德价值观。我无能在您有生之年,给您看到任何政治奋斗的成果,是我这一生的遗憾。

父亲,回想起来,您对我一生的影响,是非常大的。您的正直是我的榜样。您对贫弱的慷慨慈悲,也是我的榜样。您经常的打抱不平,也是我的榜样。您的诚实与诚恳更是我敬佩学习的榜样。您那嫉恶如仇的勇气,也是我学习的榜样。我相信您在这短短几十年里,默默看着我从事社会公益到政治斗争,从中也看到您自己的缩影吧!

虽然我很想在这一世了生死,不想再轮回无数,但我还是在想万一我不能断缺轮回,下一世有缘的话,我们一定会再见面的。

父亲,今天是您逝世一周年的忌日。我没为您在报上刊登任何启示,因我想这应该是我们对您私底下对您思念的时候。对一个影响我一生一世的父亲,我的确是无法以佛之教诲,放下思念和悲伤。

子 明盛

3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I really dunno whts GMS is up to, is he trying to show off his filial piety to the world ahhahahah. If indeed GMS is so filial he wouldnt get his old frial mum to distribute pahmplets to passers by and begging them to enter his new shop. FYI GMS has ceased opeartions in jubilee maybe chased out by landlord and rented a HDB unit. If GMS is tht capable and despise the PAP so much he doesnt hv to rent from HDB,get a unit from a pte developer like UOL maybe Mr Wee also dun wan to rent to him hahahahaah

amk neighbour said...

sorry to hear that your dad has passed away. i remember meeting him and speaking hainanese to him when i used to go to Jubilee to watch movies. may he rest in peace.

Goh Meng Seng said...

Thank you AMK Neighbour. ;)

Goh Meng Se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