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April 13, 2009

World Class Medical Insurance Schem- Taiwan

The following is a news article on Taiwan's Medical Insurance Scheme which is deemed as the most successful one in Asia, second to Sweden in the whole world. Yes, they do not need a multi-million annual salaried Heath Minister to come up with this. They do not need Health Minister to suggest vividly that citizens looking for cheap medical care should go across the causeway.


新华网消息最新一期亚洲周刊发表童清峰的文章指出,台湾健保制度被认为是全球典范,从医疗需求、医疗供给等项目,都获称赞,在国际排名第二,仅次于瑞典,其中主要的原因是医生卖力、医护人员薪水低、医疗纠纷少及赔偿有限,还有医疗事业大部分公营,便于政府控制。

报道说,去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美国普林斯顿大学经济系教授兼《纽约时报》专栏作家克鲁曼(Paul Krugman),曾于《纽约时报》专栏大赞台湾健保制度,要美国人效法。

克鲁曼认为,台湾健保制度可“提供美国全民在经济上纳保的范例”。强调短短的六年间,台湾人民的健保纳保率快速成长,从不到六成冲到九成七。而且“台湾全民纳保的成本很低,考量人口增加和收入成长,就算整体医疗费用有任何成长,也不多”。

台湾健保制度于1995年3月1日正式实施,是国民党时代连战担任“阁揆”时最亮丽的政绩,它以被保险人口投保率高、投保费率低、给付范围广及就医方便而闻名于国际。台湾健保统合工劳农保医疗给付,建立单一体制的全民健康保险,采行单一支付管道,实施总额支付制度。

全民健保具有社会保险的精神,即所谓风险分摊,在自助互助的基本理念下,年轻人赚钱分担老幼的医疗风险,达到年龄族群和世代互助,而且形成庞大健康资料库,便利卫生研究工作;而行政费用维持在百分之二以下,因而极受国际推崇。

《经济学人信息部》(EIU)在2000年就医疗需求、医疗供给等项目,将台湾医疗保健评为世界第二,仅次瑞典。美国广播公司在 2003年制作节目盛赞台湾的健保,指出每人每月平均付20美元的保费,每次看诊平均付挂号费4到10美元,就可以到特约医院找任何医师看病。近年来,来台湾取经的国家不下50个。

台湾健保堪称价廉物美,民众根据薪资多寡,每月只要付少少的钱,即可享受到各样的医疗服务,不论贫富贵贱,去大医院或小诊所,所受到的医疗服务全都一样,一视同仁,有钱人纵使想多付钱获取额外服务,也不被允许;而且就医便利,医院、诊所到处都是,自己可以选择要在哪里就诊,无须医师指定。

健保不是被保险者付费而已,企业和政府也都要分摊,台湾公司行号有替员工加劳保就一定要替员工加健保,因为两者的加保金额都是以劳保加保金额为依据,且健保是跟着劳保走。现行法令规定雇主每月为员工负担之健保费为六成,员工与眷属自付三成,政府负担一成。

台湾健保投保金额采取分级制,根据薪资等级分为十组,例如月薪最低在1万7280元(约合500美元)以下者,每月缴纳600元;月薪最高13万1700者,每月缴5400元。

外劳也被纳入健保

由于全民健保是强制性保险,无论何人都必须参加健保,包括留学生、移民者,甚至外劳等都纳入。它主要的精神是“大病看大医院,小病看诊所”,任何人看病,除了支付挂号费外,病人还须分摊部分的医疗费用。

前民进党“立委”沈富雄前年在台大医院动了心导管手术,住院四天,装了一枝血管支架,他只付了新台币近2万元,健保帮他付了几十万,若无健保,同样的手术得花费一百多万元。

台湾健保“太便宜了”

医师出身的沈富雄,是当年“立法院”中少数被公认对健保下过工夫研究者,他指出,台湾每个人所缴的健保费大概是美国的六分之一到八分之一,“太便宜了”。

台湾健保是哈佛教授萧庆伦的构想,这个构想是参考加拿大单一保险人制度,但加拿大的健保基本上是失败的,为什么台湾能成功?沈富雄分析指出,第一、台湾的医师太卖力了,不少医师一天至少看120个病人(美国平均约30个),这在全世界是绝无仅有的。其次,台湾医事辅助人员,医师除外,如护理人员、物理治疗师、营养师、心理复建师、药剂师等,用的人数相对少,薪水偏低,以护士为例,台湾护士薪水约美国的五分之一。第三、台湾医疗纠纷频率不高,医病关系很少诉讼,即便打官司,医师若败诉,赔偿金额也不高,误诊致死者,顶多赔一百到二百万台币,甚至一百万以下。第四、在美国医疗事业都是上市公司,盈亏压力大,台湾医疗事业不准上市,绝大部分是公营,有政府补贴。

相较之下,加拿大健保就没有这些优点。沈富雄指出,主要是加拿大没有效率,病人如要开一个不紧急的刀,如大腿髋关节手术,至少要排六个月以上;台湾如要开同样手术,一个礼拜就搞定。

沈富雄透露,几年前香港一度考虑采用台湾的健保制度,萧庆伦曾赴港解说,他也受到咨询实地赴港考察,最后他建议不要,港府也接受他的说法,“我觉得不要是对的。”因为这个制度只有在台湾才会成功,搬到全世界都会失败,“这是台湾特殊情况下产生开花结果的东西”。

香港制度介于台美之间
沈富雄表示,香港不适合效法台湾健保的原因,包括“香港医生没有台湾卖力、辅助医事人员比台湾多、薪水比台湾高、医疗纠纷比台湾多。”他说,香港制度介乎台湾与美国之间,美国的坏处它都有,没有美国严重,台湾的优点香港没有,例如台湾的医生勤苦耐劳、台湾医疗纠纷赔的不多,医疗事业没有上市等。

沈富雄并批评克鲁曼是个外行人,克鲁曼虽然是自由派,但心中有社会主义的色彩,所以他不完全排除政府的干预,但台湾健保是单一的提供者,比较听从单一的政府体系,而不是众多保险,而是单一保险,单一保险就是政府的角色。他只看到台湾健保的美,却没有看到内在的隐忧,因为台湾健保奠基在会崩盘的架构上,这就是要改革的原因。

政府每年健保支出近四千亿台币,但医疗专家批评每年医疗浪费达百亿元,导致健保年年亏损。沈富雄指出,健保的隐忧在于“我们收的钱的成长率不如开销的成长率”,所以每次拉成平衡,三年后就不平衡了。换言之,支出永远大于收入,因为没有节制,“没有自由市场的精神在里头。”台湾人喜欢逛医院,一个小感冒也要到大医院;有的妈妈早上带小孩看内科,如果病情未明显改善,下午再去看耳鼻喉科,在美国几乎是不可能的。

健保开销之所以居高不下有一个很重要因素是台湾人有吃药的习惯。去年一年健保药费支出达1250亿台币,较前年成长6.9%,其中台湾人吃最多的是治疗高血压、高血糖和高血脂的药物,去年吃掉323亿台币;十大健保药物排名第一的是具有降血压与保护心脏功效的“脉优”,已蝉联八年冠军宝座,一年就吃掉44亿 862万元。

台湾健保肩负着全民健康的使命,虽然官方宣称民众的满意度高达七成,却无法摆脱亏损的隐忧,如医疗资源有限、健保支出已超过保费收入等,不禁令识者忧心台湾健保究竟还可以撑多久。

台湾健保有可取之处,但不能光看它外表的花朵美丽而全盘移植,必须深入研究其特殊性,截长补短,方能避免亏损,促进全民健康。

2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Can someone translate this to English?

LuckySingaporean said...

GMS,

I'm very interested in putting this article in my blog....but my Chinese unfortunately "cannot make it".

Can translate the key point to English? I'll started looking up for material on this in the Internet for a complete writeup. As I understand, the French is No.1 and their system is quite impressive - the old folks actually get housecalls ..and everything is free.

Our costs is being driven up by our govt aspirations to transform this place into a medical hub for profits to serve rich indonesians, rich middle eastern millionaires etc. This will drive up the demand for land for private hospitals and strain our limited resources. Every year our medicals cost spiral up and we are asked to buy more insurance. The fear is not where we are today but where we will be 10 years from n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