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une 04, 2008

平反六四---一个爱国运动的悲哀

平反六四---一个爱国运动的悲哀




今天是1989年6月四号中国共产党镇压爱国运动的19年纪念日。身为一个在为新加坡民主发展而奋斗的我,我感触良深。

19年前的那一夜,我也只不过是一个正在准备高中大考的学生。看着电视屏幕前的一幕幕的中国学生露宿天安门抗议着官僚腐败,要求民主改革的激情画面,使我的心也跟着荡漾。经过了一夜的恶梦,从多个管道传来的消息竟然是流血的悲哀。

接下来的几天里,面对着断断续续传来的中共屠杀恶行的消息,我都寝食难安。一张张传来的镇压照片,人与坦克车对立的画面,都带来了人神共愤的悲伤。原以为是非黑白非常分明的爱国与叛国,竟然被扭曲得颠倒不仁。一个单纯的爱国运动,竟然被说成叛国行为!我心想,这世界到底是什么样的颠倒是非之地?从那刻起,我就明白了政治的残酷与现实。

多年后,我们竟然从我们的开国元老李光耀先生口里说出,如果在新加坡发生同样的事件时,他也会毫不犹豫的发号命令,对“滋事”民众开枪!对于当政者来说,死那么几千人而带来“社会稳定”,是“值得”的!这是多么令人震惊的自招啊!

从那时起,我也明白了给与独裁政权全面控制整个政局就会带来什么样的后果!人心思反,必有其因果。但对独裁者来说,他们自我陶醉在自以为是精英的梦幻里,对于“臣民”所呈现出来的集体意愿,更是不以为然。当人民为了爱国而对这一些自以为是的执政精英提出抗诉时,这就被定位为“叛国”!权力就是这样腐蚀着独裁者的心灵。稍微有良知的政治家,如果胆敢站出来以认同执政的偏差,就会被打入十八层地狱!

邓小平的功过,我不敢断定。但是从六四事件看来,我对他自始至终坚持用铁手腕对待自己同胞很不以为然。当共产党为了对付日本人的入侵,打起“中国人不打中国人”的旗号,很多当时的社会精英都认同。但是在1989年的六四事件中,中国共产党竟然用无情的真枪实弹对付手无寸铁的学生!在现今科技非凡的社会里,根本就没有必要用如此卑劣、原始和粗暴的手段来对付手无寸铁的民众。如今镇暴配备的先进,是可以减少人命伤亡的。如果有任何人,任何自以为是精英的当权者认为他们能为暴力武装镇压手无寸铁的民众作出任何理直气壮的辩护的话,那么他们只是在展现丧心病狂的病态!

邓小平经历了政治斗争的三起三落,我想他心中应该最明白为了爱国情节说真话而被人诬陷的滋味是如何的委屈。我一直以为像他这样一个经历过文革批斗的政治家,应该理解到任何暴力斗争都是没必要的。就因为那些学生要求民主改革而触动了中共的终极权力的根本而就引起杀念,这是自私的观念。学生看到了因权力独裁所带来的执政腐败而要求民主改革,这是很自然的事。这不是为反中共而制定的论点,而是为中国长期发展所设想的政治方案。没有全面制衡的独裁政治体系,必定会产生执政腐败和偏差。

就有如邓小平为中国长期发展而坚持经济改革方案一样,这一些学生都是为中国长远发展设想。邓小平不顾犯上对共产政治理念颠覆的罪名而有他自身的坚持,这一些学生何尝不是不顾犯上对中共全面独裁的颠覆而有他们的坚持?唯一不同的是,邓小平没有为他的坚持失去了性命,而有许许多多的六四民运分子为了他们单纯的民主理念而丧命了!

我支持平反六四最直接的原因是,六四民运分子是爱国分子,而非叛国分子。六四民运分子洒的血是为中国长期稳定发展而牺牲的,而不是为己私而为。民主应该是任何国家长期稳定发展所追求的政治制度。没有人能不被权力腐蚀心灵。只有建立真正民主监督体系才能保障执政者能在为公为私中保持平衡点。

也许六四民运是太前卫了,在当时的大环境里,中国根本没有发展民主机制的契机,但是如果要硬把爱国理想分子打成叛国贼,那是如何都说不过去的。

在我们为19年前为六四而牺牲的民众而哀悼的时刻,在我们为六四民运声求平反的时刻,我内心也为新加坡民主发展进程有所深思。如果我们能以和平演进的方式追求民主的建设,那何尝不是一件好事?但我们也一定要时时刻刻关注,我们是否给执政的行动党太大的权力,使他们自以为高人一等?权力的垄断和无限膨胀会使人有不可一世的态度而丧失人性和理智。

其实要避免另一个类似六四民运的惨剧的发生,最好的方法就是防止独裁政权的产生。六四民运是一重要的例子,缅甸暴力镇压和尚和民运分子又是另外一个例子。历史已正在不断对我们印证出这简单的道理,我们必须认真的对待这历史给于我们的警惕。

吴明盛

1 comment:

Ramseth said...

当初喊造反再现,造反不成便喊平反!